言欢。

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。

【黑羽快斗中心】 无终[01]

-01-

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站在这里了。

厚重的透明玻璃后面各种各样数不清的鱼类在水中来来往往的穿梭,色彩斑斓的水生植物映射出奇异的光线不停的律动,交相辉映。相似的场景在周围环绕,有一种置身海底的错觉。
我一直憧憬着能够真正到达海底,如同尼摩船长和阿罗纳克斯先生一样。
我从小就随父母一起出海,在海上迎接日出,看着太阳的第一缕光线从海平面射出;送走晚霞,注视天际的最后一抹殷红渐渐散去。在甲板上静静地眺望旷阔无垠的海面,听浪花拍打船身的声音。有时会有不知名的海鸟,飞快的从我头顶掠过,带过一阵夹杂着微咸的海水的气息。
我不知道父母为什么总在海上奔波。而他们给我的答案也都是含糊其辞。他们说他们在找一样东西,一样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我的东西。
我并没有在意。因为那时我还什么都不懂,而且我喜欢和大海在一起的感觉。
那时候和我们一起出海的还有爸爸妈妈的几个朋友以及几个水手。
这些人里,有一个和我关系很好的叔叔。他是爸爸的朋友。他经常给我讲一些关于海洋的知识,我很羡慕。我问他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。他笑笑说,因为他爱这片海洋。
有一次我们一起在甲板上散步,他停下来倚在栏杆边,望着漾起细细浪花的海面,他告诉我,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生物,他们拥有人类的上身和鱼类的尾巴。他们有绝美的容颜和惑人的歌声。
我很好奇。我问那是什么。
人鱼。他说,他们的歌声可以掀起惊涛骇浪,引来狂风暴雨;他们的眼睛里有一种神秘的光足以摄人心魂。没有人敢接近他们。但他们却有一种让所有人渴望得到的东西,就是他们的眼泪,有许许多多的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为什么。
我问他。
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远处的海面。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光芒。
我眨眨眼睛,就这样看着他。

之后,他送给我一把小刀。镂金的刀鞘和刀柄上镶嵌着大大小小不一的数十颗宝石。
他说我总有一天会用得到的。我将信将疑的收下了,因为它精致的外表。可我却连把它从刀鞘里拔出来的能力也没有。

突然,有什么东西撞上了我的后背,我重心不稳地向前跨了几步。

“啊啊抱歉,我没注意到这里有人,你没事吧?”一个年轻的声音从背后响起。我转过身去,露出一个微笑,“没关系,我很好。”
眼前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,正在把碰撞中弄掉的深色棒球帽重新戴在头上,他的头发乱糟糟的,仿佛从不搭理一般,却因此有一种孩子的活力。
听到我的话后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,手指不自觉地挠着脸颊。
我对他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“没事就太好了,”他如释重负般说。
“你也来这里看它们吗?”我问他。手触摸上水族箱的箱壁。里面的各类海洋生物依旧如初。
他愣了愣,好像没听懂我的话。却突然又呵呵笑起来,“是,是啊,走的太着急了结果就撞到你了真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“”关系的,”我笑着回应他,“如果是我,也会迫不及待地来看它们呢。”
“你很喜欢它们吗?”他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。
“是啊,从小就很喜欢,也喜欢和它们在一起的感觉。仿佛自已就是他们中的一员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也没有任何烦恼,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忧虑。而且据说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,我真的很羡慕这一点。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,都不会留下印象,七秒后又是一个全新的自己。”
我回头,发现他并没有在听我讲话,也不知道看向哪里。
“怎么了吗?”我问。
他猛的回过头来,正对上我的目光。
“报,抱歉…”他抓了抓头,“你说的我很感兴趣。只是…我突然想起来我有点很重要的事情…”
“是吗?抱歉是我打扰到你了吗?”
“没有没有,”他忙摇摇头,“我也只是刚想起来。那我先走了。”
“快去吧。”我冲他笑笑。
没等我说完,他就急匆匆地转身离开,走出几步后又突然停住,回头对我挥了挥手,“下次再见。”
下次?我愣了几秒。回过神来他已不见了踪影。
或许是习惯用语吧,我想。毕竟,不过是不小心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哪里可能一定会有下一次的见面,又会有重逢后的喜悦之情?顶多在某个相似的瞬间脑海中倏而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罢了。况且,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。我来这里的目的,可来不是期待什么命运的邂逅。
但,我拉住他说这么多话也确实有些反常。
我向来是不屑于和其他人说太多话的,何况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害怕和别人有太多的交流,生怕我说出什么之后就会有人清楚的看到我的内心深处,我的那些深藏的秘密都会被随之挖掘出来,而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隐藏工作都前功尽弃了。

我到退一步,深吸一口气,调整好状态。胡思乱想是没有用处的。别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。

-tbc-





(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一章两千多字(T▽T))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言欢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